当前位置:凯时娱乐首页 > 凯时娱乐资讯 >

时隔5年大理古城再提收费 负责人:具体时间未定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2009年,云南大理古城就曾提出过,收取游客每人次30元的古城维护费,但是在各地游客、和当地商户的强烈反对声中,大理州旅游局局长马金钟暂时放弃了收费的念头,并表示两年之内不再提古城维护费的事。

  但是昨天,关于云南大理古城将从7月1号起开收古城维护费的消息再次传出,并在各大网站被广泛的转载。尽管已有丽江的先例,大理此番动议收费依然引起了很大争议。这个消息是否属实?古镇名城又是否应该征收此类的费用?

  大理古城东临洱海,西枕苍山,是全国首批历史文化名城。成为热门旅游目的地的这十几年,游客随进随出本身并不收门票,古城保护经费靠政府财政拨款。从2009年开始,收取古城维护费便成为了当地政府的一块心病,发改委批了,媒体一披露,又被当地商户、往来游客一顿批,当然这个批是“批评”的“批”,最终事儿就搁在那,5年没提。

  昨天,大理将开收古城维护费的消息再次甚嚣尘上,而这次的时间表近在眼前,就是几十天后的今年7月。这钱真的要开收了吗?带着这样的疑问,记者昨晚致电大理古城保护管理局局长杨军彪,对方一听,立即连声say no:

  杨军彪:不对,不对,不对。7月1号是《大理古城管理保护办法》的实施,但是我们现在古城维护费进入了启动征收的阶段,我们就是现在在征求意见,具体定是什么时候收,这个我们还没定。

  尽管并非近在眼前,但当地政府要收费,听起来像是铁了心。详读杨局长提到的《大理古城管理保护办法》。我们首先弄清楚了一件事,这钱并非直接向游客收取,要掏钱的是在大理古城内从事生产经营及旅游活动的单位和人员。记者随机致电了几位在古城里开客栈的商家。有人一听这消息就不淡定了:

  商家:我不知道,我现在没接到信儿。你问这个问题很好回答,我肯定不同意,因为我是商户。住店的客人我收他保护费,客人给我么?那没办法,那如果要是政府的行为我无法抗拒,他要多少钱我给他多少钱,因为我不给他,他不让我开这个客栈了,对不对?

  商家:我觉得征收一点古城维护费的话,应该也不为过吧,当地地方政府的话他财力有限,能够征收一下这样的费用的话,应该说也可以加强各方面的保护,环境各方面的保护。确实收了这个钱去办事的话,应该是在情理之中吧。

  正如这位“通情达理”的客栈老板所言,“养一座古镇”是不容易,哪哪都得花钱。杨军彪也无奈的表示,目前政府的财政投入与保护古镇的需要相去甚远,这也是他们推动开收古镇维护费得初衷:

  杨军彪:古镇的保护与管理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现在我们每年的直接投入都是在好几千万以上,财政投资这个是远远达不到要求。比如说我们原来历史文化遗留下来的景点,所以说都需要很多的资金。

  事实上,大理并非是头一个想要收维护费的古镇。早在2001年丽江古城便开始投石问路。到了2013年,经公示,香格里拉独克宗古城也开始向游客收取每人每次30元的古城维护费,正当人们打算默默接受这个结果的时候,独克宗古城的一场大火又把顾虑烧了回来,收了钱,古镇就能被好好保护吗?这还得看收上来的钱怎么花?大理古城保护管理局局长杨军彪大致介绍了目前对维护费用途的几点考虑:

  杨军彪:那你要修缮它,我们少则几万块钱多则几十万都必须要补助吧,比如说你基础建设也好,相关的金融机构借贷一些我们需要的资金,保护好管理好我们的古城,用于我们的还款啊。总的一句话是收之于古城,用之于古城嘛。

  取之于古城,用之于古城的原则听起来合理,但做起来却难免出现“盲区”。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局长和仕勇曾在接受采访时给出了比大理更加具体的资金使用方式,40%作为古城建设贷款的还款准备金,另外30%到50%作为古城环境整治及治理的专项资金。但这种大致的百分比依然显得不够透明。北京交通大学旅游管理系教授王衍用就表示,公开资金的来源与去向,最好的方法是从一开始发动社会参与,引用外部监督。而中国社科院特邀研究员、旅游专家刘思敏则认为,如果古城的维护确实需要这笔额外的“维护费”,那不如以“税”代“费”:

  刘思敏:是应该立法来收税而不是随意的去收费,变成一个税了之后我们作为纳税人,更有权力去质询这种税收的取向,如果说这笔费用会被定向用于古城的维护的话,那么可能商户纳税的积极性也因为这种正当性就会变得高一些。

  有句老话“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也是万万不能的”,这话用在古城保护上格外恰当。确实资金的投入可以帮助修缮古城的建筑。但是就怕某些部门拿着“保护”的钱,做着“创收”的事儿,无节制地开发,只会加速古城的生态破坏。 (记者张闻)

作者:凯时娱乐首页--时间:2018-10-22 22:16

上一篇:大理古城航拍信息推荐 下一篇:黄山纪委拍卖罚没酒不辨真伪教训在哪里